如何避免“说好话”式的评课

近日,江苏宿迁经贸高等职业技术学校吴维煊老师在蒲公英评论网撰文称,“说好话”式的评课现在普遍存在于各种类型的听评课中,这种情况不能再继续下去了。

毋庸置疑,听评课中只“说好话”,不仅违背了教学研讨的初衷,而且对教师成长、教学质量提升都会产生消极影响。对于如何避免这种评课行为,我认为需要解决三个问题。

一是让教师明白为什么要评课。对学校来说,听评课的主要功能是教学管理,以听评课任务完成情况来考核教师;对教师来说,听评课的主要功能是教学研究,以便发现教学中存在的问题,从而改进教学,提高教学质量;对教育行政部门来说,听评课的主要功能是检查督导,对学校的教学质量予以评估。

然而,不少教师并不清楚为什么要评课,他们错误地认为,评课是对教师不必要的考核,是学校要求教师完成的“指令性”任务,是评先选优的重要依据。因此,绝大多数教师无视评课的教学研究、改进教学、教师专业发展等方面的功能,以至于许多教师评课评不到“点子”上。

二是要弄清楚“说好话”式评课的根源。“说好话”式评课盛行,有“老好人”思想作祟,但更主要的原因是多数教师不知道“评课评什么”以及“评课怎样评”。其实,评课是一种技能,是需要进行训练才能具备的。而我国教师教育和在职培训则普遍缺失评价类课程,客观上造成广大教师评价能力和水平不高。因此,对教师进行评课技能的培养和培训是根本性任务。

三是评课遵循鼓励性的原则,但既要“说好话”,更要说不足。如果评课只说“不足”, 很可能对讲课教师自信心造成伤害,甚至可能导致新教师的自贬、自责、自卑,从而影响他们的专业成长。所以,评课可以“说好话”,关键是怎么“说好话”。评课时“说好话”要有理有据,不仅要说出“这节课或这个教学设计”好,还要说出其“为什么好”,并进一步归纳出操作性的教育理论,避免泛泛之谈。

从根本上说,评课无论是“说好话”还是说不足,目的都是为了促进教育教学改进和教师专业水平提升。否则,再热闹的评课也没有什么价值。